当前位置:首页 > 委员风采 >

铸剑人生――记松溪县政协常委,铸剑大师范志华

更新时间:2016年11月18日   作者:npzx   浏览


今年5月,在第十届中国(莆田)海峡工艺博览会最显眼处展台里面,摆放着七把闪烁着刺眼寒光的长剑,剑身青光锃亮,寒气逼人,上方还有两个如同水银一般的古字“湛卢”。“天下第一剑!”人们惊叫着,引来了逾百人的合影留念。这几把湛卢神剑的铸造者就是南平市工艺美术大师、松溪县政协常委范志华。

农家孩玩具就是剑

湛卢山位于松溪县南部,广袤数十里,山峦叠嶂,有湛云峰、玉女峰、剑峰峙立,形似笔架,时有云雾凝聚,晦明无定。主峰湛云峰海拔1230米,登临湛云峰之巅,可观赏旭日初升、云海变幻等奇景,可俯瞰松溪县城全貌。    

春秋战国时期,这里因铁英、寒泉和亮石三样具备,树木茂密,薪炭易得,使铸剑名师欧冶子磊石为炉,采铁英为原料,浸寒泉淬火,就亮石砺磨,风餐露宿,千磨百炼,化火为锋,铸出了锋芒盖世的“天下第一剑”――湛卢剑,使这个地处闽、浙边境僻处深山,巷陌春深的松溪,成为名传华夏的著名宝剑之乡。

1963年12月,一个即将把欧冶子铸剑技艺发扬光大的男孩儿范志华,就诞生在松溪县城北门的一个农家。父亲是老实忠厚的农民,没多少文化,母亲却是县城一所百年老校的小学老师。当范志华还在母亲的怀抱中牙牙学语时,当老师的母亲,就常给他讲述家乡引以为豪的欧冶子在湛卢山铸炼“湛卢”神剑的故事,背诵李白、杜甫、苏轼等大诗人吟诵湛卢宝剑的诗句。如今虽时过迁境,范志华还依稀记得妈妈讲述湛卢宝剑故事的激动神情。而“欧冶子铸剑”的故事和杜甫“朝士兼戎服,君王按湛卢”、李白“空余湛卢剑,赠尔托交亲”等诗句,至今还耳熟能详。

景仰欧冶子,喜欢湛卢剑。小时的范志华和所有的男孩子一样,也是喜欢玩刀枪之类。那时家里的条件不好,他只能和小伙伴一样用木条削剑,然后对着路旁的石头大树之类一顿砍杀,没多长时间木剑就劈断了,后来他就找毛竹来做,一把毛竹因其韧劲好而能玩很长时间,童年玩剑让范志华感知到:好剑就得好材料。玩剑只占他不多时间,更多时候范志华也跟着父亲干些种蔬菜等农活。那时,他的最大愿望就是长大后自己能亲自铸造一把宝剑。至今,在村头玩竹剑和小伙们撕杀中听妈妈喊回家吃饭的叫声,成了范志华挥之不去的儿时记忆。

跟随师父苦学打铁

刀剑对于范志华来说,就是一种割舍不掉的情怀。1980年,范志华听说县五金社杨振条师父能打宝剑,就放弃升学,到那儿当学徒,跟随铁匠杨振条学艺,时年仅17岁。

俗话说,“世上有三苦:打铁、撑船、卖豆腐。”打铁是五金社最苦和最累的活。说苦是得在最高900多度的炉前烤着,说累是将一块十多斤的铁块放了进去,一个农具成型,要锻打几百上千锤,这样的劳动强度可想而知。打铁时,范志华一手拉着风箱,时缓时急,另一手不停的翻着通红的铁块,一锤锤的锻造更是火花四溅,即使隔着裤子,人们依旧能感受到火花灼伤皮肤的刺痛。头几个星期,范志华手上的血泡就没好过,他硬是咬牙坚持了下来。

打铁是一门手艺活,选料、加温、盯火候、锤打、淬火、磨口……打铁除了工序繁杂外,最繁琐的就是敲形这部分,特别考验铁匠的眼力,因为打铁不像做木工,可以用尺子在木板上标示出规格,打铁只能靠铁匠的判断,不断翻动铁料打造出理想的铁件,靠的是“功夫”。一开始学的时候,根本没法掌握铁锤的力道。为了早日学成铁匠技术活,范志华每天比师傅早上班两个小时,生起火炉,跟着师傅从一点一滴学起。经常别人都下班了,他还在琢磨技术。经过不懈努力,志华总能精准地判断打铁力度和煅烧温度,形状各异的铁料在他手里“听话地”被打造成各种精美铁器。几年的学徒生涯,汗水、泪水和血水,铸就了范志华百折不挠坚毅性格,为他后来当厂长遇困难或遭挫折时,信心满满打下坚实基础。

1985年初的一天,美国华裔华人黎达冲,从《辞海》《拾遗记》《东周列国志》等古籍看到有关湛卢宝剑的记载,他抱着尝试的心情,投书松溪县政府。县委、县政府高度重视,把这封海外来信转到城关“经联委”。“经联委”旋即找到下属五金社的几位铁匠。铁匠杨振条虽说传承了第二代打铁铸刀剑技艺,还是琢磨了几个夜晚,才把心一横:“造湛卢宝剑去!”。

为了找到铸剑的精髓,杨振条让徒弟范志华到县文化馆、县政协翻阅了大量古代铸剑术的相关资料。在自家院子里垒起打铁的火炉,搭好棚子,摆上风箱,一家人围着炉子煅、铲、磨、刻、淬、嵌,不断钻研、摸索……。滴滴汗水把一把把废剑摆上了成功的天平。“宝剑锋从磨砺出”,经过4个月的努力,1985年11月19日,第一把有着寒光闪闪的剑身、棱角直挺剑脊的宝剑,在老铁匠杨振条师徒手里铸炼出来了。面对手中青光锃亮,寒气逼人湛卢宝剑,师徒流下激动的泪水。在潜心研究承载有先人智慧的宝剑上,师徒二人把老祖先的传统技艺很好地保留下来,又用不同材料、锤打办法、淬火方式、磨光技术,打出单剑、软剑、手杖剑、狮头剑、龙头剑等不同品种的剑来,湛卢剑在失传千年之后,又重映日月了。

1986年6月14日,《福建日报》以“当年欧冶子铸剑地,如今湛卢再问世”为题报道了这一消息,随后,《人民日报》《文汇报》、美国《侨报》等20多家报刊转载了这一消息。新华社、中新社的报道称:“湛卢宝剑青光锃亮,寒气逼人;两刃、两脊四通分明。又镌龙刻凤,秀丽无比;剑销选上乘花榈木制作,外裹嵌有各种图案的黄铜薄片装饰。”“湛卢剑”重新问世后,海内外给予很大的关注,武术名家、兵刃里手纷纷给予评点、要求建议。1986年8月,湛卢宝剑参加了北京福建乡镇企业产品展销会,被抢购一空。1987年秋,湛卢宝剑被送到广交会上,荷兰一客商当即定货180把。其它海内外客商也纷纷来函订购,湛卢宝剑因此声名远扬,成为当时松溪县工业的拳头产品。

历经磨砺成就大业

在研制“湛卢剑”过程中,范志华和杨振条一家亲密接触,和师父千金杨彩书耳鬓厮磨,建立了感情。在成功铸造了湛卢宝剑的第二年,范志华和杨彩书喜结连理,师徒成了一家人。杨振条、范志华携手创办了“福建省松溪县湛卢宝剑厂”,范志华满师后带学徒,厂里招收了50多名工人。

湛卢宝剑的锻造加工仅剑身部位就需要锻、铲、淬、锉、刻、磨等28道工序。早晨七点半,范志华和徒弟们就生起火炉,将一块十多斤的铁块放了进去,此后的三个多小时内,铁块历经多次折叠和无数次敲打,体积小了一半。三四十斤钢锭经过无数次锻打,还要折叠上百次,如果没有任何差错的话,方能形成一把仅几斤重的合格剑坯。一把剑坯每天磨8小时也要磨5天左右。一把剑磨成,砺石都要磨去八至十厘米厚。“人磨剑的锋利,剑磨人的耐心。”千万次的磨砺使宝剑寒光逼人,不怒自威,千万次的磨炼,也让范志华这位铸剑人,铸就铁骨铮铮,日臻成熟,让人仰望敬畏的君子。经过几年的磨炼,范志华学成了铸剑的“十八般武艺”,像一把出炉的宝剑一样,光芒四射。1992年,年事已高的铁匠杨振条,退居“二线”,把厂长职务移交给女婿范志华,范志华成为湛卢宝剑厂的掌门人。

2001年,松溪县政府和县工商部门为重振湛卢宝剑雄风,带动一方经济发展,决定公开拍卖“湛卢牌”宝剑商标。经拍卖,当年38岁、有17年铸剑经验的范志华,如愿以偿获得了“湛卢牌”宝剑商标专用权。他马上投入2万元,为湛卢宝剑换“新装”,并决定每年从营业额中提出10%,用于宣传湛卢宝剑。之后,范志华又投资30多万元,进行科学攻关,解决了宝剑行业普遍存在的宝剑易生锈问题。经过范志华的不懈努力,湛卢宝剑质量和价格也大幅度提高,卖得最贵的收藏剑,一把价格高达五六万元,中等剑价格一般也在几千元左右。范志华把湛卢宝剑的铸造技艺传承了,把“湛卢”的品牌做活了。1997年,“湛卢”商标被认定为南平市知名商标,经“福建闽才资产有限公司”评估,“湛卢”商标价值达218万元。2009年2月,经省工商局和国家工商局核准,福建省松溪县湛卢宝剑厂“湛卢”商标获得“福建省著名商标”。这样,“湛卢”商标“含金量”又有了大幅度提高。据估算,目前“湛卢”商标价值高达千万元。 

千年古剑再铸辉煌

范志华爱着剑、迷着剑、陪着剑、铸着剑。凭借对古老铸剑技艺的传承和发扬,范志华潜心打造了一批湛卢宝剑精品,如“湛卢青铜百福百寿剑”“22寸花纹钢凹槽檀木湛卢汉剑”“羽毛纹八面紫(黑)檀木湛卢汉剑”“湛卢五行剑”“湛卢古越剑”等。所铸的每把剑,从剑身锻造、剑鞘制作到装具配置,全部由手工精心打造,要经过上百道工序。一套剑的手雕铜装具,从设计图样到镂刻完成,需用工1至3个月。他所铸造的湛卢剑,刚柔并济。中央电视台四套(国际频道)栏目组到厂里采访时,他用自己铸造的宝剑现场刺油桶,一刺一个洞。而3毫米的钢筋,一下就能砍断。就连身上的汗毛,轻轻就可刮下。这些“含金量”极高的湛卢剑,分别在全国不同博览会中独占鳌头,多次获得金、银奖。如他在“2011年工艺美术大师作品及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”获得金奖的“22寸花纹钢凹槽檀木湛卢汉剑”,专家评论说:“整柄剑汉代款式的风格,剑护手剑格花纹与麻绳的缠绕有作典型的秦风格,剑身用花纹钢折叠锻打、磨出二道凹槽,三分之一处束腰而成,整剑霸气、典雅、庄重。”另一把2013年3月在中国工艺美术学会获“金奖”的“湛卢五行剑”则是“全手工锻造,剑身经过千锤百炼有非常强的柔韧性,剑身轻薄,但磨出二道凹槽,使其剑挺拨明显,制护件用钢皮手工焊接缝合而成,无任何焊接可见。”

“宝剑锋从磨砺出,梅花香自苦寒来。”铸造出诸多名剑之后,湛卢宝剑声名远播,荣誉也随之接踵而至。贾庆林、孙春兰、苏树林、王小晶、陈文清、雷春美等中央、省、市领导,多次到他厂里参观访问。央视四套国际频道“远方的家”“流行无限”,专程到他厂里拍摄专题片。湛卢宝剑经过30多年的研制开发,已生产出湛卢仿古宝剑和用于珍藏、健身、表演等现代工艺宝剑16个系列、150多个品种,产品销往世界各地。湛卢宝剑与九龙窑珠光青瓷、松溪版画一起,列入“松溪三宝”。

“铸剑几乎是我人生的全部,一块块钢铁经历火与锤的锻炼,在我手中跟活的一样,其乐无穷。”范志华手捧青瓷茶碗,看着一柄柄亲自铸成的湛卢宝剑,脸上溢满笑意。